JDL Group 嘉德集团

多伦多唯一一家提供整套安居服务的综合企业, 我们认真对待每一个客人,关心您在加拿大的未来!

你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分享,公平是我们对待客人,管理公司的原则。

电话: 905-731-2266;地址:95 Mural St. Suite 105 /106 Richmond Hill, ON.,CA, L4B3G2 

疫苗问题很头疼,在加拿大我们应该持什么态度?

最近国内的疫苗风波沸沸扬扬,其中不乏很多加拿大移民一边义愤填膺的斥责国内疫苗乱象,一面暗暗庆幸自家孩子是在加拿大注射的安全“进口”疫苗。但是,疫苗安全,孩子的未来,民众的信任危机,无论国内国外都是唇亡齿寒的关系。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11 9

加拿大医疗系统最大的问题是低效,相信在这边生过病看过病的人都深有体会,感冒发烧啥的基本上医生都是让你“自己扛”,相比国内随便看个病就开一塑料袋的药品,加拿大的医生在开药方面很吝啬,能不吃就不吃。但加拿大医疗的优势就在于—公平。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贵,在医生眼里都是一样的病人,唯一的区别就是伤病的严重程度。

在全民免费医疗的环境下,你的伤病严重?ok,那即便你是乞丐也会被优先治疗。和你的身份,你的身价,你的阶级没有一点关系,在生老病死前,人人平等。

OHIPFA Banner 1060 x 342 2 1

而且,来到加拿大的朋友们很多都有疑问,就是每次看完病医生最多给你个处方药单让你去药店买药,但不会给你个病历本。小编在国内时每每生病都要带上病历本,看牙的有牙科的本,看肠胃的有肠胃科的本,不同医院本子不一样,加上医生们龙飞凤舞的“天书”,小编常常有疑问这一家一样的书写,医生能看清你的历史病例吗?没有一个连贯的病例记录或是医生不能完全掌握病人的情况不会对诊断造成影响吗?相比国内病例全靠手写的情况,作为发达国家的加拿大有着完善的“全国联网医疗数据库”,其实就是每个人的电子病历本,你看过的病,看过的医生,开的药,打过的疫苗,通通有记录,你自己是看不到的,都在国家的系统里,只有你的医生可以看到。

儿童的疫苗接种和国内一样会有一个疫苗本,上面列出政府强制要求打的疫苗种类。还有一些非强制的疫苗可以由家长自行决定是否打。值得一提的是,打疫苗并不是学校组织打的,而是由卫生系统和家长自行联系,也就是说,学校不能带着学生打疫苗,只能提醒家长,孩子哪些疫苗没打,让家长带着孩子去诊所也好,找家庭医生也好自行补打。其实,这就总根本上断绝了学校从疫苗上寻求“利益”的机会。

加拿大疫苗卡的存在只是为了学校检查强制性疫苗是否打全的一个凭证,因为打疫苗不仅是保护孩子个人的安全,更是保护每一个在校的孩子。

国内的疫苗之所以出问题,无非就是在一个“利”字上,如果断绝了学校,卫生部门,疫苗公司相互勾结的联系,使其在任何一个环节都无法从中“牟利”,并且惩罚力度达倾家荡产的话,那么,他们也就不会在成本和质量上动手脚了。

1312270944042320 600x400

然而小编想要说的,不仅仅是疫苗质量本身的问题,而是打与不打的问题。

对于大部分中国家长,打疫苗是个必选项,然而来到北美以后,相信很多家长也都听过身边的人说起疫苗的过敏反应,有的妈妈听说之后,觉得反正加拿大环境好,干净,孩子不打也就不打了。殊不知,孩子的生死健康,只在一念之间。

大家可能听说过“反疫苗运动”,最早的起源是1998年有位英国的肠道病学家Andrew Wakefield在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大致就是说MMR疫苗(麻疹,腮腺炎,风疹三联疫苗)会导致儿童自闭症。一时激起千层浪,加上当时被报到出疫苗里含有硫柳汞(一种抗真菌药,添加在疫苗中防止疫苗受到真菌感染污染,但因为其中含汞所以对于是否添加一直有争议),导致民众更加相信自闭症和疫苗有关,一时间,阴谋论盛行,大家纷纷将矛头指向生产疫苗的厂家,职责他们暗中牟利。

wakefield lying again

虽然后来这篇文章被《柳叶刀》撤下并指论文中修改了很多病患数据,结论并没有充分证据。但毕竟在当时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很多家长自作主张拒绝为孩子注射MMR疫苗,这就直接导致了2000年美国的麻疹病例来了个大反扑,本来已经快要在美国绝迹的疾病突然在各地出现病例,并在2014年出现近600个病例报告。卫生部门和医学家们努力了多年的成果就这样被无知和无畏的家长们毁了,疾病泛滥起来容易,要控制难上加难。

然而,得麻疹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感。那之后,尽管不打疫苗导致儿童患病一命呜呼的案件频发,但就是有家长坚持不给孩子打疫苗,更有甚者,即便孩子患病,也坚持不带孩子就医,用自己或以前听过的“土法子”来治疗,有的荒谬的家长竟然孩子高烧都不带着就医,声称多喝水,多抱抱,多安慰孩子就行了。

要知道,任何疫苗都存在着过敏反应,人和人的体质不同,有人对水都过敏,所以任何一款疫苗都存在着过敏的风险,但相比疾病的凶恶程度和致死率,接种疫苗的不适合过敏可以说是最小的代价了。比如脊髓灰质炎(俗称小儿麻痹)就是一种高传染率,高致死率的疾病。

Iron lung ward

大家可能看过这张图片,拍摄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这可不是什么新型的spa护理机,而是当时被称为“铁肺”的医疗装置,通过改变压力来帮助那些得了小儿麻痹症患者呼吸,代替他们无法自行伸缩的肌肉迫使肺部一张一翕。离开了这个铁肺,他们就像试图从塑料袋里获取氧气一样,喘不了几下就面临窒息缺氧。就是这样可怕的疾病曾经在1952年爆发,光美国就有5.8万病例,21269人瘫痪,3145人死亡。当时各大医院都摆满了这种铁肺,每一个铁罐子就是一条生命,离了它就意味着死亡,所以在几场风暴导致的大停电中,医院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遥远吗?并不,目前世界上还有三名幸存的、居住在铁肺里的幸存患者,即便是现代如此高的医疗技术也不能治愈他们,目前因为“铁肺”制作材料的老化和生产这种材料厂家不再有相关的零件存货,几个仅剩的“铁肺”患者可能随时就成为牺牲者。

aaa81390e47e4060a45e27d2ffdae3a620171210210420

他们是不幸的,不幸生在脊髓灰质炎疫苗没有大规模接种的黑暗年代,不幸的一生都要与这个钢铁罐子为伴,不能正常上学,不能正常运动,不能体验这个世界日新月异的变化与美好,活着就只为能奋力呼吸一口氧气。我们是幸运的,我们生活在大部分致死疾病都有疫苗的时代,不用担心那些曾今给人类代来阴霾的传染病,但这也是几个世纪以来,无数病患的牺牲,无数医生的努力,无数卫生组织和政府资金努力的结果。

传染病的可怕就在于,有一个漏网之鱼它就会卷土重来,就像目前其中一位仍在使用“铁肺”的幸存者说的“当然,我担心的是那些没有疫苗的地方。活动家劝阻他人使用疫苗,我认为是一种犯罪。我愿意做任何事以避免别人经受我这种遭遇。我的意思是,如果当时我的母亲能够得到疫苗,我会立即!马上!去接种。”

疫苗可能会导致过敏,也可能会有排异反应,甚至在运输不当的情况下可能会受到污染,然而和疾病相比,那些真的是我们人类可以付出的最小的代价。

111111

破解疾病的从来都是科技与文明,只有愚昧无知才是疾病的最大帮凶。想想国内的家长们苦苦寻求疫苗而不得,有些北美的家长们竟然放着疫苗不打,让孩子的未来为自己的愚蠢和固执买单,想想真的是咋舌。。。